《寂静天堂》(21)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36:00

<!--[if !supportLists]-->第六章 <!--[endif]-->无边的寂静
坐在离别了一年半的书桌前,继续这本回忆录的最后部分。桌上的台灯亮着,它曾经伴我度过了多少夜晚,当年我是拿着书本,而如今我是在记录以前的生活。窗外花池里面的花草繁茂了,柳树长高了,但在这黑色的夜幕下,尽管相隔数米之远我也只是依稀看到他们的轮廓。在学校时,浩天就问我何时能完成这本回忆录,我说工作之前吧,其实我连这本回忆录到底写到哪里为止都不知道,直到8月1日在郑州办完了最后一个手续——把户口放到了郑州人才市场,我才觉得这本回忆录有它自己的结尾了。因为到此我的大学才算真正的结束了,结束的很干净。之前,它几乎给了我所有想得到的东西,之后,除了毕业证,学位证和我自己之外,它给我的只是所有的未知和无穷的想象。
家,当我再次回来时,竟没有丝毫的亲切感,屋里所有的一切,竟然没有让我感觉喜欢的东西,也许这里不属于我,爸爸留下的一切只是属于他而已,我是一个浪子,以后会带着母亲和自己的家庭安定在哪里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
在我到家的第二天,有精神病的二姐也回来了。这次她除了还认得亲人以外,其他几乎都不知道了。妈妈除了照看小孩以外,还要时时看着二姐,不让他破坏东西,心理的压抑被家庭的烦恼取代了,每天我都有赶快离开的冲动。大姐想了一下,每年我回来的时候,二姐也回来,我走后二姐就走了。包括这次我一年半没回家,二姐也一年半没回家来,家里一直比较安宁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难道上天排斥我回家?大姐由此得出一个结论:成功者必须经历大灾大难。我哭笑不得,问自己:何为成功?
年初的考研,我只考了316分,面对浙大计算机340分的初试线,我望而却步,不知道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,也许是悲壮?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,我真的什么都不想做,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,没有了悲伤,很坦然,当分数刚知道后,我大脑一片空白,但脸上依然挂着笑容,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,那天我在实验室呆了一个白天没有出来,晚上古常问了我的情况,他说:“你想发泄就发泄吧,把心中的不快都说出来,你越是这样笑就……”我说:“真的,我没事。”也许,我真的累了,我剩下的只是一个躯壳,精神已经死掉,不知道什么叫做悲伤。
机会不是没有,调剂是一个办法,想了想,想不通自己到底要什么,但肯定不是那一纸的录取通知书和几年后的毕业证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的想法,使我放弃了挣扎。
后来接到浙大软件学院的信息,打电话过去问了问,他们说如果我想去的话,可以在复试中免笔试,但高额的学费,地点在宁波而不是杭州,尤其是不一样的待遇,使我再次放弃了这个机会,我只想闭上眼睛静静等待死神的降临……
前些日子到郑州办手续时,我跟白海讨论了很多问题,关于网站建设的,关于工作地点的,关于我也周秀红,他和他女朋友的等等,他劝我到北京去,说了各方面的优点,我想过这个问题,但最后我还是说:“不,我不去。”因为我的梦不在那里,几次,我和白海开玩笑,说我是“待业青年”,但在心里,我知道这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。提到了这本回忆录,说起这一章的名字时,小马一下就提到了“堕落”。以前我也想过以堕落命名更直白一点,但最后觉得“无边的寂静”更能表达内心的感受,不过,现在堕落了半年之后,我想改变了。
上次和程笑QQ上聊天时,她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,我说不知道,因为每当我知道事情怎么处理时,内心总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,就像当年机械楼里出来灵感时的那种感觉一样。今年上半年我也试图再次寻找,但终究没有成功,不过,寻找灵感,始终没有放弃。程笑问我的时候,我内心依然平静似水,没有一点的感觉,所以我知道自己还没有找到出路。
但现在,我感觉到了,虽然只是微弱的声息,但意味着寂静的边缘,也就是这本回忆录的终点,无边的寂静啊,让你在这本回忆录里尽情的飘荡。还是让我们再次拉开记忆的帷幕吧……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