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静天堂》(24)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41:00

游玩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,不论是整天打牌,还是把自己关在实验室,我都是在麻醉自己,我不敢也不想去思考将来,因为它漆黑一片,近乎恐怖。
不知在什么时候,就已经定好了这个学期的目标——往死里玩。我想我是疯了,因为到这个时候,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。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到达这个目标,包括性命,如果没那么严重,那么就算是无法毕业我也无所谓。
旅游是计划之中的事情,原本打算是滑雪,中俄边界,风景区三次游玩,因为夏飞飞比较喜欢玩并且比较有经验,所以跟她商量让她跟我一起完成这个学期的旅游计划,算是当导游吧,但实际上,去的是绥芬河,五大连池,沈阳世博会,而夏飞飞,仅在一同去了五大连池之后,就生气的近乎发怒了。
早在三月份的时候,我就想着要去滑雪,好几个人要一同去,可是那时候考研的事还没定下来,再加上有的同学因为费用而犹豫,一拖再拖,天气已经热了,错过了滑雪的机会,我十分后悔。
五一的时候,我打算去中俄边界——绥芬河,刚开始有好多人都要一起去的,可临近了他们却又犹豫了。有了上次的教训,我不想再考虑其他人了,时间定好了,哪怕只有我一个人,我也会去。夏飞飞有事也去不了了,最后只剩下我和同寝的张学智一起去了。去绥芬河玩的很有计划,很顺利,所以很开心。
一共三天时间,第一天去爬山,第二天去国门,第三天去了东宁要塞。
绥芬河是个很小的城市,我们走了一会就到了城市的边界,我很喜欢大自然,看到有山有树就很高兴,我们沿着山路一直往里走,看到一座突起的小山,兴致来了,我们就决定要爬上去。东北的树林,虽然被砍了不少,但还是密密麻麻的。穿过一片田地,来到了山脚下,生平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黑土地,山的下部是针叶林,地上看不到土,一层厚厚的针叶,很松软,踩上去很舒服,山的上部是阔叶林,很奇怪,不知为什么这样的分布和常理相反。山上没有路,我们一直走,快到山顶的时候,发现上边的坡度很大,几乎是垂直的了。心有点虚了,想过放弃,但最终还是决定坚持到底。在继续之前,我们分别找了一棵树,刻上了自己的名字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行动是很危险的,那么荒野的森林,那么陡峭的山坡,如果我们不小心摔下来,连叫喊都没有人听得到。但前边已经说过,那个时期,我确实没想过要爱惜自己的生命。我们开始向山顶进攻了,小胖也就是张学智,爬的很慢,逐渐的我把他落下了,往回看,只能看到身下的草木,不见他的踪影。这个最后的山峰,只是长了很多的草,没有大树,我只能一只手拽着草,一只手把匕首插在土里,再加上双脚用力蹬着往上爬。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,我无法站起身来,因为我直起来的时候,山基本上也是和我贴着的。突然一下子,我拽的干草枝断了,脚往下滑了一下,幸亏插在土里的匕首还比较牢靠。心猛地跳了几下,往回看了看,下去是不可能的了,我叫几声小胖,没有任何反应,我拿出手机,老天爷啊,竟然还有信号,给他发了封短信,告诉他能回去就回去吧,上边更难爬,并且下不去了,过了几分钟,没见回信,我担心他会出什么事。
我似乎真的是被困住了,并且是一个人,往上看看,再往下看看,我觉得自己笑了,是狞笑,那时,不知为什么,我强烈地感觉自己身上的一股野性,想要征服自然,征服一切的野性,无所谓惧怕了。我继续爬,把那片枯草绕了过去,当我爬到山顶时,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。我扔掉了身上的书包,躺在地上休息了片刻,小胖在哪里?我往山下望,我旁边的一丛草挡住了来时的路,更远处只能看到两山之间蜿蜒的土路和一大片湖水,也许那湖水就是俄罗斯的了。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,五分钟,十分钟过去了,还是没有见到小胖,我越发担心他出了什么事,我想要是真的不行,就拨打110求救。半个小时后,我听到山下草堆里有声音,小胖活着上来了!
爬山任务总算圆满完成,不撒泡尿留念是肯定不可能的。很巧的是,小胖还接到了他家人打来的电话。山顶似乎在很早以前是打仗用的,因为有很多沟壕,是战壕,这在后来确认了,因为我们又发现了碉堡的痕迹,在山顶能看到整个绥芬河的城市,层峦叠嶂的,是个山城,小胖说像重庆,不过我没去过。
在山顶四周转了转,发现了有坡度很缓的地方,并且还有下山的路!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下山的时候,树林里仍有很多沟壕,拨开沟壕里厚厚的一层落叶,竟然发现了积雪,这可是五月份啊,以前只是在书上看过,听别人说过,看过图片,而如今我亲眼看到森林里的积雪了。
第二天,我们去看了国门,在这里有通往俄罗斯的路,国门往里走是一片收费旅游区。我们跟着几个人,找了一个洞钻了过去,因此也就逃过门票。边境线上都设有防火线、铁丝网,上边有很多条幅,警告人们不要跨越,回来时,我们想跟几个士兵合影,结果被拒绝了,因为他们有这方面的禁令。
第三天,我们坐车去了东宁县,看了要塞。东宁要塞是在山上的洞穴,里面黑乎乎的,很阴森,出来后小胖还有点后怕。东宁要塞是抗战时候日军在中国最后撤离的一个据点,因为比较偏僻,他们没有接到日军投降的通知,还顽固的抵抗。我们在洞里边转完之后就跑到了山顶,当时已经乌云滚滚,我们赶紧下山,刚进车里,就下起了很大的冰雹,很是庆幸。那天坐同一辆车去东宁要塞的一共就4人,其中还有一个是新乡的,也算是老乡了,他在哈尔滨工作。
当天我们回到绥芬河,就买了晚上的火车票,返回哈尔滨。那次车上的人少的出奇,我的票是2车厢1号,说不定还是这列火车的第一个座呢。
五一假期刚刚过完,我就寻思着以后的旅行了。长白山或五大连池,然后是沈阳世博会,我问夏飞飞看她有没有兴趣去,她答应了。
一天在实验室接到夏飞飞的电话,她说她到了我们学校门口,让我请她吃饭。我有点吃惊,也有点疑问,这么长时间没来,偏偏找这样快下雨的糟天气来,再说这么近,什么时候想来提前通知一下,不就随时都可以吗?另外,我听见她旁边好象有其他人在说话,我没多问,但不知为什么,我问自己:该不会是周秀红来了吧?
没错,是她,从天津突然到我们学校门口,虽然我事先猜到了,但还是吃了一惊。中午吃过饭后,就计划着怎么让周秀红在哈尔滨度过这几天,刚好之前跟夏飞飞商量的旅行计划可以用上了,最后定下来先到五大连池,后到沈阳世界园艺博览会。
五大连池在地理上是个很重要的名字,它位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。从哈尔滨到五大连池没有直达的火车,我们先坐火车到北安,然后再坐汽车到五大连池。到了之后发现,整个五大连池市被几个大的火山包围着,城市就是建在一片火山石上。作为这个城市的旅游景点,五大连池并没有被列入其中,而其他几个如老黑山,龙门石寨,冰洞等收费却奇高,我们先看了龙门石斋,发现无非是些大块的火山石,前后一里左右,收费一个人40元;又去了冰洞,原来是建在地下的冰雕,很少的一点景观,收费一个人30元,明显感觉被骗了。我们没有兴趣看其他景点了,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了五个大池子处。原来这里是不收费的,五大连池,就是五个连着的大湖,没有人治理,比较脏,最想看的东西原来是这样的,让人很失望。看完这些景点的当天,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坐车往哈尔滨回了。总的说来,到五大连池的决定是很失败的,刚到的那天,司机把我们拉到一家旅店,他们之间互相示颜色就让我们感觉莫名其妙,生意人之间相互抢客人,明摆着就是一个黑吃黑的过程,甚至我们出去转的时候,都会有车跟踪我们,不仅其他店不敢接纳我们,就连我们自己的神经也被搞的紧张起来。各种收费的极不合理,明显有种被宰的感觉,有一天多的时间里,我跟那里的人吵过两次,一次是因为司机的态度相当的差劲,一次是因为旅店拉客的老太婆死缠不放。我知道自己当时情绪过激,但多年来,不管在什么状态下,我都是以很平稳的方式跟他人交流,而五大连池竟然让我有如此举措,自己也很吃惊,在这里,明显感觉人的素质太低了,让我很想念哈尔滨。
火车是早上到的哈尔滨,回到学校洗了澡,休息了一下,晚上就又坐汽车去沈阳了,这次是我和周秀红两个人去的,夏飞飞不想去了,第二天早上到的沈阳,我们可以乘坐到世博院的第一列火车。
上天是公平的,五大连池的所有不快,在世博园得到了补偿:周到的服务,合理的收费,令人惊叹的景致,带给人们的是留连忘返的心情。世博园分好几大类,有按地方分的,如西安园,北京园;有按花种分的,如:牡丹园,玫瑰园;等等。值得欣赏的不仅有各种花草,还有各种的雕饰,建筑,喷泉等等,印象很深的是西安园,里面有很多的兵马俑,应该是仿制的,其他地方的展园也是这样,仿制当地一些很有特色的建筑景观,当时周秀红把眼镜摘下来给一个兵马俑带上,合照一张,真的是再有创意不过了。
下午四点左右,我们累的都快走不动了,另外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只好一一不舍的离开了世博园,当时还有大约一半的地方我们没时间去了,真的很遗憾,晚上,我们分别坐上了火车,周秀红到天津,我回哈尔滨。
到世博园总的感受是景物太多了,看不完,地方太大了,转不全,门票才50元,简直就是超值消费啊。比较一下,感觉旅游应到正规的,大的旅游景点去,小的地方太黑了。
回到哈尔滨的那一刻,意味着我这个学期的游玩计划结束了,绥芬河、五大连池、沈阳世博会,一个是感受边疆的苍凉以及追回历史的记忆,一个是去体会大自然的美妙,一个是惊叹人类的杰作。尽管中间发生了一些令人不快的事,但开心是永远的主旋律;尽管我的目的是麻醉自己,但其过程给我了许多感受和启示;尽管此时我的心像黑夜一样沉寂,但这个时期确实是我二十多年来最逍遥自在的时候。
我常说自己是一个疯子,并不是像我说别人是疯子一样,说别人是疯子,我是很佩服这个人,认为他在某方面很强,而说自己是疯子,我认为自己做什么事来,只要喜欢就毫无顾及。拿考研来说吧,如此冒险,也不在乎拿什么当赌注。以这个学期的旅行来说,资金方面,前后花了千元左右,也不心疼,弄的最后毕业时经济危机,自己也没后悔。况且那个时候处于毕业设计时期,我有时出去玩一个星期,想走就走了,也没给老师打个招呼,难道我就没想过老师发现了,对我有意见,不让我毕业怎么办?
不管怎么样,作为大学时期的旅游是结束了,但旅游作为一种放松心情的生活方式,我将一辈子喜欢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