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静天堂》(25)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42:00

毕业设计大四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毕业设计了。其实在2005年的后半年已经开始了,但是因为考研,跟老师见了一面之后,我就再也没去过实验室。
直到考研之后,最后一个学期开学,我才开始想毕业设计的事情。我们一组十来个人,我是第一个找老师的。想不到,电话接通后,老师把我臭骂了一顿。说什么上个学期我们都不找他,这个学期来了也不报道,毕业实习要交论文我们都还没写,最后还吓唬说,实在不行,就不让我毕业。我觉得好无辜,他们不去和我有什么关系,老师为什么把脾气都发到我一个人身上。再说了,在电话里训斥,对我也是极大的不尊重啊,更可气的是同学们还笑我,说谁让我那么积极的打电话找老师呢。
其实,回忆起来,我的毕业设计还是挺顺利的,也比较成功,我总喜欢给自己定一些目标,以前想得一次奖学金,在大三时提前实现了。考研也考完了,大四我该得到什么呢?我想拿优秀毕业论文,结果也确实实现了,这给别人看来觉得很没意思,如果说奖学金能给自己带来“收入”,那么优秀毕业论文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呢?什么也没有。导师可以有500元的奖金,而自己只是一个荣誉。考研前,我似乎什么都不想要了。但现在,我要逼着自己去拿到一些东西,但是,也许会有的优秀毕业论文的证书也是在毕业之前也是没有发下来的,反正我没有领到。我努力的结果是自己知道,而别人并不知道的一个成绩。也许在别人看来,只要能通过,大家不都一样吗?但是我却很高兴,因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到了,尽管是个很虚幻的东西,但它却给自己带来了一种满足感。最后一个学期,我不用考研复试,也不找工作,所以有充足的时间呆在实验室,说实在话,我每天花在做毕设上的时间很少,很多时间都用来打牌、聊天、上网了。但经常也在实验室,日积月累,感觉很轻松又做的不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。
在进实验室的时候,有一个可笑的事情,以前大家都传言严龙那个实验室巨变态,是全院管的最严,干活最多的,还最难通过的。我们今年是却是郑尚荣负责的,但导师有四个,包括严龙老师。郑尚荣老师让我们八个人选老师,每两个人选一个,我选了郑尚荣老师,很庆幸没有被划入严龙老师名下。但最后我们知道他们是一伙的,都属于企业智能计算机研究中心,只不过以前是严龙老师负责,今年是郑尚荣老师负责,换汤不换药啊。
事实的确如此,看着我们组其他同学累的要死,并且心理压力很大,担心毕设过不了,而班里其他同学整天无所事事,好不快活,我心里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,但结果还不错,我们组除了一个自己申请延期答辩外,其他人都通过了。
郑尚荣在上个学期给我分的课题是传感器网络军事方面的,这个学期改成了民用方向,我很高兴,我毕设的题目是《有害气体监测感知网应用系统的设计与实现》,不管从各方面,我都很喜欢给我的安排,所以做起来也很有动力,最后是超额完成了计划的任务。
我的课题要求用JAVA来设计程序,用的软件主要有JBULIDER,TINYDB。但我从来都没接触过java语言,也没有听过那些软件,刚开始的时候,就每天听一点教程,然后编一些小程序,后来,慢慢的,我就可以独立的做我的毕业设计了。
我的运气不错,攀上了一个研二的师姐来带我,每次我有不会的东西,总拿去跟师姐探讨,师姐总会给我耐心的讲解,有好几次都是讨论超过1个小时,但师姐从来没有烦过。她毕业后要到东北大学当老师,我相信她能做的很好。同组的其他几个男生都由几个师兄来带,他们几乎每次去问问题,都被师兄训的没头没脑的。后来甚至发生了矛盾,再也不理师兄了,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,我不会时再去问师姐。刚进实验室时,同学们都很受不了师姐小女生的声音,有时实在太烦了,就躲回寝室安静一会。但后来时间长了,大家越来越觉得师姐是个挺不错的女孩子,所以他们很羡慕,也很妒忌我有一个好师姐。我也觉得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的说法不是没有道理的。其实,师姐是个挺招人喜欢的女孩,不管为人处事,还是生活作风,都很让大家认同。我还在寝室开玩笑,如果不是大我两届,我肯定会追这样的女生,我的毕设从前到后,做的比较顺利,受到老师们的好评,和师姐的悉心指导有着直接的关系,所以很感谢她。
还有一个人,我是不会忘记的。将近毕业的时候,我把四年来放在其他同学电脑上的东西都集中在了一起,一天上午我把资料的最后一份放到了实验室的电脑上,还特意嘱咐别人不要删我的东西,因为晚上我要去刻盘。为了安全,我把我用的分区加了密,也许真的是自己运气太背了,也不知道那人什么用心,把我的帐户密码破了,然后把我的分区格式化了!早不删,晚不删,偏偏到我只留下这一个备份时去删,那可是我四年的心血啊!下午,我拿着刻录机去实验室,却发现了这个结果。我的头一下子蒙了,很想找人打架。那人当时不在,其他人都来安慰我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打电话向孔发了一顿脾气,不管他一直向我道歉,但我无法原谅他。其实我最气愤的不是他,而是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,极其的郁闷,快要毕业了,竟然发生这样的事,难道上天真的不想让我给自己留下一点回忆?这也未免太残忍了吧?后来,我把自己的QQ签名档改成了“上帝啊,结束你的玩笑吧。”天无绝人之路,第二天我把硬盘拔下来,拿到校外专门搞数据恢复的地方,花了300元,我的东西基本都找了回来,庆幸的同时,也感叹也现在的技术。虽然后来又跟那个人见了几次面,我是很平和的跟他说话,但我真的无法忘记他所做的事,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不管是有心或是无心,只要事情发生了,就是真的无可挽回了。
工科学生的毕业设计一般分成两部分,一部分是成品,一部分是论文。而我的成品就是程序,我的课题是有害气体监测感知网方面的,这方面的研究在国内是没有先例的,在国外的研究也是刚刚处于起步阶段。这给我查资料带来了很大的不便,记得刚开始,我问师姐:“我应该查什么资料啊?”师姐说:“基本上没有资料可查。”他们都是做战场感知网的,而民用的研究,郑尚荣老师让我一个本科生去开头,难度就更大了,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要靠自己去想,查资料也只能查相关方面的,根本没有“此”方面的可用。
总的说来,程序方面我还是比较擅长的,遇到问题,都能逐步的个个击破,所以,也没有感到有多大的麻烦。但论文可就不一样了,哈工大工科论文要求太严,格式方面我都不知道改了多少遍,大到文章之间的连贯性,小到标点符号,都有严格的规定,不能有误,真可谓是字斟句酌了。当写完论文之后,我们的任务就是每天不厌其烦的审自己的论文,搞的自己头昏脑胀的。
我向其他学校的同学抱怨,他们会说:哪个论文不是这么写出来的?但是我觉得是不一样的,怎么说都是没用的,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能体会到。我看过我们学校其他系的毕业设计,也看过我们系其他组人的毕业论文,其分量差别是很明显的。我们组的同学常常抱怨自己命苦,被分到了这个实验室,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生活,承受力也得到锻炼,今年一个华为的员工因工作被累死了,我们一个师兄开玩笑说:“他要是到咱们实验室呆两年,肯定就不会被累死了。”师姐也说她本科在吉林大学时,相对轻松多了,这样的状况是可想而知的,同学对此有个很好玩的说法:可怕的大四下。大学上到最后,才体会到我们的校训——“规格严格,功夫到家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。
最后,我写了70多页的论文,装订完后,真的就跟出书一样了,看着心爱的劳动成果,我爱不释手,毕业回来时,我还特意带回来一本留作纪念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