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静天堂》(26)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43:00

毕业记事对于我们这一届的毕业情况来说,我称之为“惨不忍睹的2006哈工大计算机”。
先说考研吧,去年是各院系自主划线,我们系的最低录取分数有269分的。今年政策改变,弄出个校线来,每个系的分数不得低于320分。我们这一届考上本系研究生的只有四五十个,再加上保研的一二十个,最多有70个吧。本部,深圳,威海总的录取人数超过了300个。以前师兄们都抱怨研究生中本校的势力比较弱小,今年更糟。在我们班众多的考研的男生中,有三个考外校的,其他都考本校。翱飞考清华,因为英语没过小分线,挂了。张学智考中科院计算所,顺利通过。考本校的,除张永浩一个人考到威海外,其他全挂了。只想说一个字:惨!
毕业就更惨了,因为要迎接教育部的本科教学评估,今年各方面都管得比较严。因为补考替考,邻班两个同学被学校开除了,一个同学回去参加高考,考了633分,应该可以接着来上。还有别的班一个同学因为考试作弊被留校查看一年。在大四的最后一次补考中,老师们毫不留情,有四五十个人没有通过。毕业设计,在以前看来是必过的,而今年也抓了四五十个,出去重复的,全院200多人,应该有六七十个不能毕业。
就业的情况听起来还是不错的。一个去了GOOGLE,月薪1.6万,四个去了腾讯,年薪7万。还有去爱默生,金山等不错的公司的。说实在话,哈工大计算机找工作还是蛮不错的,让我们自己都有点受宠若惊。就本科四年的感觉来说,本不应该受到这么好的待遇,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,可能是因为研究生,博士生的质量比较好,也可能我们仍在吃前几代人的老底。不管怎么,大家能有这么好的归宿,真的让人兴奋。
那次四个人的吃饭让我记忆很深。除了我,翱飞,张学智外,还有翱飞的老乡,他是能源学院的,考的是中山大学经济研究生,也没考上。真可谓是四个热血青年的聚会,我记得很深刻的一句话是:“看谁坚持到最后。”是啊,人生就好比一连串的磨难,谁先放弃,谁就输掉了。
要离开的日子,我最怀念的还是教与学的时光。想让大家聚一次,但最后的时间实在太紧了。最后只是让关系比较好的几个人去照相了。有张善可老师,牧志,康顺全,孙锋等几个人,另外还有两个因事没能来。想一下,当年也就是靠这些人,带着教与学百十来人走了过来,真的很不容易啊。
在班里,虽然大家平时关系都很好,一起吃饭,一起玩,但自己想一想,能称得上朋友的,几乎没有,心很凉。在最后,我只盼望尽快离开。班里的散伙饭,我没有去,因为我实在想不出这顿饭的意义,而我又是毫不拘泥于形式的人。
7月4日,上午是学校简短的毕业典礼,我去送夏飞飞了,没有参加;下午是学院的毕业典礼,晚上我要坐开往天津的火车,在学院的毕业典礼上,院长和书记穿着厚厚的博导服,在灼热的大灯下边,一个个地给大家发毕业证和鲜花,两个人热的满头大汗,但不得不坚持到底。毕业典礼结束,已经快3点了,我的火车是6点,时间很紧,可那时学位证还没有发下来。找到教学秘书,说明了原因,提前把学位证拿了出来,准备去车站。本来没想过有人会去送我,因为我知道自己尽管和大家相处的很融洽,但同时也知道真正的感情有多少,我的心没在这里。和熟悉的一二十个弟兄一一拥抱告别,他们送我到门口,虽然我很想哭,但我很清楚我真正的告别早已在几天前照相的时候结束了。很吃惊的是翱飞说要去车站送我,我没有拒绝。路上翱飞对我说:“说真的,以你的条件,并不一定非要考研。”我知道其中的意思,因为不止一次的听到这样的劝告。真的很感谢翱飞,也祝福他尽快圆了清华梦吧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