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静天堂》(29)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47:00

后 记
早在四年之前,我就觉得应该写点什么,说起原因来也很有意思,不是为父母,也不是为姐姐,因为我觉得他们对我无论多好都是应该的,而是为大姐夫。俗话说“一个女婿半个儿”,但对于妈妈来说,大姐夫顶得上一个儿子,包括父亲的去世,包括我的上学等家中里里外外的事大姐夫都要操心。虽然大姐成了家中的支柱,但她作为一个女人,好多事情还得大姐夫亲自出马。当时只是一时的冲动,但我知道自己的语文程度多差,也更知道自己根本写不出什么来。我恨自己,常对自己说:“我不是一个文人。”但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写的。也许真的是文出于情,而我作为一个愿意感受真情的人,只要情感积累到一定程度,那么我肯定要以一种方式把它表示出来,因此,在必然与偶然的结合中,有了此书。
本书的写作历程,大致可以分成两个阶段:2004年的下半年和2006年的上半年。第一章,第二章以及第三章的大一上半学期是在第一阶段完成的,剩下的都在第二阶段完成,书名刚开始定为《大一大二》,因为我当时只想记录教与学的生活。但随着时间的推进,内心的感受越来越复杂,于是我就一直写到现在。书名的选择有很多:《Unsilent Heart》,《踏着尸体前行》,《缺少感动的年代》,《心比天高》,但最后我觉得《寂静天堂》更合适些。寂静,可以很好的说明我前一段时间内心感受,另外我是一个平静的人,一直以来,在别人看来我都是一个很稳重很安静的人,但是我的心却非常不平静的,有时内心的想法可以让自己吃惊,所以我一直在等待做出不平静的事来;天堂,一方面人间天堂杭州是我多年来的梦想,一方面爸爸已经去世,他是信基督教的,希望他在天堂过得好,一方面写这本书的同时,我觉得自己的心是死了,它没有了温度,没有了跳动,对于死亡,天堂当然是最好的归宿了。现在想起来,写这本书真的很累,在学校经常是没时间,没心情写,回到家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后,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半个月,其他什么都不想,静下心来完成此书。前些天头一直很疼,希望全部写完以后,我能好好休息一下尽快恢复。
在这本书的正文写完了以后,我突然觉得少写了好多东西。但是我不会重新整理头绪把它们加上去了,这是因为一个主导我的思想——“残缺之美”,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,但是在很早的时候,我就发现完美是不可能的,在一次次的失败后,我慢慢喜欢上了“尽量完美的不完美”,也就是“残缺之美”。做任何一件事,没有毛病我也要挑出一点毛病才放心,如果我发现不了它的任何问题,我便不会去做。在大学的时候,我就跟同学开玩笑:“绝对完美的女人我是不会要的。”就记录的完整性上,本书绝对是不完美的,这样更体现了它的真实性。
写本书的目的,不是要写出文采飞扬的文章,我深知自己文笔拙劣,不敢有此奢望。这是有感而发,是为了给自己过去的生活做一个了结,是为了让亲人,让最好的朋友们更清楚的认识我,是为了给自己,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点东西。作家写书好比匠人用砖盖房子,有各种造型,还要粉刷和装修。而我写书感觉就像小孩子垒积木,把所有的木块堆在一起,也许别人不理解,但堆完以后,其中的快乐是无可比拟的。
另外,本书中难免要涉及一些其他的人和事,以及我对这些人和事的个人看法,如有什么不当之处,敬请谅解和指正。我既然完成了此书,就表示要告别过去,有一个新的开始,我不希望此书会伤害任何一个人的感情。
虽然我时常抱怨上帝的残忍,但说起来,我还真的是一个幸运儿,几次“狗屎运”可以证明。小时得病,临死之前被医生莫名其妙的治好,可谓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高考几次失败,虽然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,但竟然奇迹般的进入了所谓的名牌大学。考研再次受挫,毕业分派面临定向的问题,但谁能想到毫不费力就解决了。小的方面也毫不逊色,拿买火车票来说吧,寒、暑假火车票那么紧张,可我每次中转时都能签到有坐的票,以至于关明都很想和我一起坐火车了。还有一次和周秀红在两个车厢,我本来准备站她旁边的,可是临座两个座位是空的,那两个人没来!我惊讶于提前两个小时能买到票,车厢里那么多人站着,我竟然能浪费一个座还可以安然的一路坐在她身边。
我经常胡思乱想,有时想什么自己都不清楚。说好听点就是感悟,也许是在感悟人生,感悟自己吧。不过最有成就感的也仅仅那几次,一次是考虑人生,先从物质上打好基础,在从人际关系上拓展道路并同时修身养性,最后投入科学,留名于后。一次是考虑生活,“宜阳-哈尔滨-杭州-澳大利亚”的规划,也是一个梦想之旅。一次是“向上向下”的人生发展模式。还有一次是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对自己的感悟,我恨自己的高中,我恨自己的大学,以前我想他们都没有让我实现梦想,只给我留下遗憾,但现在我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。高中,尽管教学落后,让我感觉自己的发展很受阻碍,但毕竟它把我送到了一个强有力的跳板之上,没能跳的过去,也怪不得高中了;大学,考研的失败是一个永远的遗憾,最令我耿耿与怀的是学校剥夺我参加校园招聘的机会,让我的工作道路如此曲折,但是我却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——我在哈工大想得到的都得到了!我想要的名誉,我想要的经历,我想要的社交,我想要的能力,我想要的人格,我想要的思想,一个我想要的自己,它都给我了,我还奢求什么呢?难道这些不正是我想要的吗?至于读研和工作,已是哈工大之外的事情了,我要感谢我的高中和大学。一次次的感悟,也许只是在做梦,也许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,但我相信有了梦就会有动力,就会有希望。一次次重新的认知,未必都是正确的,但对自己来说,都是不断的改进。
从高中开始,我懂得了计划,计划学习,计划生活,计划人生,最为狂妄和最有魄力的计划是在去年:
让此成为了不平常的一年
2005年七大任务:
任务一:考研 包括数学(概率,线代,工数) 专业课(数据结构,计算机原理) 政治(马哲,马经,邓论,毛概) 英语,还有学校的选择
任务二:英语六级 包括单词,阅读,听力,写作,口语
任务三:九三学社 修养
任务四:实验室 兴趣
任务五:完成考研准备之前的回忆录 写考研日记 写作
任务六:奖学金 其他证书差不多都有了,该换一种不同性质的来感受感受
任务七:找工作 (仅尝试一个)
大学之前的生活是枯燥的和没有意义的,除了学习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什么,按上一代人的观点,只有这样才能“走出去”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“走出去”了,但是我很清楚,我与上一代人的观点不同了。如果是我的后代,我只希望他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,更有意义。大学里,我找到了自己。整个大学,我都觉得自己在自由自在的飞,但从没飞到边沿。所以我说:“学校,不在乎名气,不在乎好坏,只要不让你的发展受阻,就够了。”想一下,我的大学很明显的分成三个时期:第一个是前五个学期,社团生活;第二个是第六七学期,考研生活;第三个是第八学期,堕落生活,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早就安排好的,我喜欢这样一路走来,不论结果如何,经历让我难忘。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时期的变化都刻骨铭心,给我了能接受任何考验的勇气。
说也奇怪,大学的前三年,我经常做同样的一个梦:在一条笔直的大道上,我越跑越快,慢慢地飞了起来,最后我可以在空中随意飘动。那种感觉真的很好,但每当醒来我知道自己还躺在床上时,心中不免一丝失落。有时跑步时我会想:冲起来吧!虽然耳朵听到了风的飕飕声,但我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笨重——不能飞起来。大学的最后一年,那个梦没有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我的心平静了下来。我想我是真的累了,需要的只是缓缓的漫步。
看了今年一个毕业生写的《在哈工大的日子》,很有感触,想一下我在哈工大的日子,主要是经历了几种不同的生活:学生工作的生活,网络中心的生活,网站建设生活,学习生活,四种生活重叠在一起,当然需要极大的毅力去坚持。最痛苦的时候,我觉得时间好象按照计划好的节拍行走的,一天的睡觉,吃饭,工作,学习,包括洗衣服,见朋友等等的时间都是安排的死死的,我就像由各种零件组装成的一台大机器,只是不停的转啊转。学生工作中,我在教与学先后做了办公室干事,办公室副主任,办公室主任,教与学副主任,教与学主任;在学院断断续续的作过学生会社会实践部成员,团委组织部副部长,以及班里的副团支书。说真的,学院的工作大部分只是在搞形式,并且其中的关系相当的复杂,否则我也不会拒绝学院团委副主席的职务了。因工作而得到的很现实的东西,除了教务处历年的聘书外,就是校社会活动积极分子,校优秀团员,校优秀学生干部的证书了,之所以说现实,是因为我还打算用它们去争取我的未来。但是我真正在乎的不是这些,而是在学生工作中我所获得的为人处世的方法及内心的一些感受。网络中心的日子让我体会了打工的滋味,刚入大学,我就打算不去当家教。宁可去打工,因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知道的更多,我不想因为家教这种快捷的赚钱方式,而浪费很多时间,浪费和更多人接触的机会。虽然在学校打工不比外边的残酷,但也算是体会了之中的酸甜苦辣。网站建设,在大一大二我是抱着极大的热情去做的,每天都要花上几个小时,心想一定要发展壮大。当时主要是凭兴趣在做,在考研的时候,我硬着头皮把这种热情压了下来,而如今,我感觉主要是一种责任撑着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下去。2003年7月开始建站,2004年8月有了ivanhome.org的域名,2006年1月有了yykw.com的域名,从ivan家园逗号社区,到如今的宜阳酷网,如今已是第三个年头过去了,中间的发展尽管有时快,有时慢,但始终都是在进步。在和白海合作的日子中,尽管有过争执,但更多的还是不谋而合,感触很多。现在又吸收了两位新人,二丫和另外一个,希望他们能坚持下来。学习,大学刚开始我的目标很小,大一上半学期我的成绩几乎全在72到75之间,下半学期几乎全在75和78之间,那时我想的是要改变这种四平八稳的局面,结果我实现了。大二的时候,终于有两科冲到了90分以上,但同时有一科挂了,我的大脑受了严重的刺激,从此,学习的欲望便猛烈的喷发了。从大三开始学专业科,我几乎所有的课程都稳定到了80分以上,还因此意外的得了两个奖学金,意外的单科在班里拿第一,虽然这都是微乎其微的事,但对于我这不再善于学习的人,已经是很值得高兴了。然后,我突然冒出了一个令自己和他人都吃惊的想法——找回当年的梦,继续考浙大。不见得浙大计算机有哈工大计算机好,并且浙大那么变态的试题,我何苦要去碰钉子呢?不过,喜欢的事我一定会去做,我不会输不起,更不会玩不起!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不是属于学习的,但在极度无聊中,我又寻思着玩出点什么了,结果的优秀毕业设计论文让我很开心。就这样度过了在哈工大四年的时光,我感觉自己一直在安排着怎样去玩,有的玩的很成功,有的玩杂了,但总的说来很充实,很刺激,很有意义。虽然大学留给我的只是一个未知数,但就是在哈工大的日子来说,我没有遗憾,可以静静的离开了。包括对身边的气氛和好多人,虽然以前我有好多看法,但我相信自己还会怀念的。
每当想起哈工大计算机的这一邦学生,我就想到两个字——“神仙”。在这种环境中,我慢慢也被同化了。大家以那么优秀的分数考入这个地方,当我把极其佩服的目光投向他们的时候,才发现大部分人不像我想象的那么优秀,我不是反对他们,只是很不理解,也许我老了。想一下这几年,有多少人的作业是自己完成的?全班的作业只有几个版本,连错的地方都一样。有几个人的程序是自己编的?有的人甚至连C语言的输出命令都不知道怎么用。有几个人的报告是自己写的?刚开始大家还拿别人的电子版修改一下,后来就是只改封皮上的名字,报告内容一次复印好几份,几个人共同分享。老师好无奈啊,但一届一届下来,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有的人一年只洗两次澡——寒假一次,暑假一次,身上的气味使人不敢靠近;有的人大学已经上了五年,家长都来陪读了,还在家人痛苦的眼神下继续悠闲的打游戏;而有的人托福,GRE几乎都是拿满分;有的人在美国数学建模竞赛中得了一等奖。我不知道差别怎么会这么大,真的很不理解,我只能认为他们都是“神仙”。在这群神仙中,自由,自我成了一个很明显的特点。我常说这是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,因为除了考试挂科外,没有其他的“法”能让你违反的。在这里不知道学生会是干什么的,在这里开会和集体活动几乎是没有的,在这里班委只有一个班长,也是用来搬书的,在这里连毕业典礼都是没有人通知的,在这里已经没有了纪律、集体这些名词的概念,只知道“我”是不能让其他人干涉的。我观察过其他学校的情况,大部分不是这样的。对此,我有自己的看法:也许这是有客观原因的,在学院精英理念的指导下,在这样相对优秀的人才集中地,在面对毫无压力的就业背景下,我们变的高傲了,没有忧虑,“自己就可以应付,为什么要靠别人”,单干的想法充满了我们的头脑,也许真的是磨难中见真情,人们通常在困境中才懂得互助。比如说就业,一些人遇到很多困难,就哈工大其他专业的人来说,也不见得有计算机专业这么容易,大家碰到了难题,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只靠自己就能解决的,因此想到了朋友,大家都这样想,自我也就远走了。所以解决上面的问题,解铃还需系铃人,让客观去改变一切吧,拿物种竟争的原理,这样的形势必将导致物种质量的下降,当到一定程度,他们面临困难时,问题自然就解决了。所以说多遭受一些挫折并不一定是坏事。
说起“神仙”,还有令人哭笑不得的事,丁人杰为了打牌,而在优异的考研初试之后,把复试搞得一团糟,最终挂了。江旭考完英语四六级,才发现证书上的身份证号都让自己报错了,找工作时,投了那么多简历也没接到一个面试通知,直到临近期末,他才在床上大骂,原来他发现简历上的电话号码都写错了。古常要到超市,自己的一只拖鞋找不到了,就穿了别人的一只走了,超市服务员看到后忍不住笑了,他还埋怨人家不尊重他,我想说:“你为什么不把别人的两只拖鞋都穿上呢?”在机房上课时,翱飞小声的把几个人叫了过去,让大家佩服他的壮举,他竟然在看A片!“上帝啊,你回寝室想怎么看不都行吗?”我不禁内心感叹!而我,在食堂打饭时,被一个还算不错的女孩死死的盯着,我还想,自己这么有魅力吗?打了饭,我才吃惊的发现自己的T恤穿反了,犹豫了一下,跑到教学楼厕所里换了一下,又回去接着吃饭了。这就是这种环境下的我们这一帮“神仙”,都不知道四年时间怎么变成这样了。出去买东西的时候,经常发现我们和别人交流有障碍,现在都是毕业的人,继续下去是不行的,让我尽快适应新的环境吧。
前些天白海的爸爸叫我出去聊天,从晚上8点到12点多,谈了很多,关于工作的,关于考研的,关于处事的等等。也许他想了解白海和女朋友的情况,但我发现他知道的比我还多,一句话:爸爸很关心、担心儿子,但很无奈。也想到了和小姑父聊我工作的事,他的思想更倾向于以前的计划经济,认为分配工作是个好事。我把定向的事解决了,他不理解,说:“洛阳612厂的待遇多好啊,能尽快稳定是个好事,有时候目标也不能太高。”我心理很清楚,也许我找的第一份工作还不如612厂的好,但我不想向小姑父解释,我有自己的路要走,我的梦他是不会明白的。
在写这篇回忆录,以及中间每次拿出来翻看时,我总是会被自己感动,特别是到“怀念爸爸”那一部分时,我总是忍不住眼眶湿润。爸爸去世时,我说过以后我不会再哭了。是的,我没再哭过,但感动却是一次次的涌上心头。以前,先给周秀红看了前两章,她说她忍不住哭了,看不下去了。我明白,写文章用的不是手不是笔,而是心,是情。
回忆是为了更好的忘记,最后把在郑州办手续时,我在公交车上想到的一段话作为结尾:
喜欢哈尔滨人的直爽,感谢家乡人的实在。
在坎坷中寻找出路,在无奈中求得永生。
我心永恒!
亲爱的朋友们,请相信我还是那个我,否则,就请您将我忘记,因为曾经的艾文已经死了。

2006年8月19日于宜阳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