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寂静天堂》修改有感

Ivan 发表于 2007-11-3 0:49:00

《寂静天堂》修改有感

在写完《寂静天堂》原稿后,我动身到了杭州,开始求职之路。在杭州的两个半月,难以说清是什么感受。梦想多年的城市,给了我无法忘记的痕迹。当平安的录用通知一到,我即刻乘坐南下的列车,到了深圳。在这个没有人文气息的城市,在这种淡漠的生活下,转眼间,一年快过去了。

能到平安工作,我自己觉得是比较幸运的。但在这里工作,也同样是种煎熬,杂事太多,和自己期望的生活太不一样。逐渐的,我觉得自己真的不应该学习计算机。我会离开,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在《寂静天堂》中,我删掉了一小节——“平静的爱情”。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,周秀红成了我的女朋友,经过半年的痛苦挣扎,最后我提出分手了。我一直耿耿于怀,为什么在我十分努力的去争取的时候,她一边说爱我一边却让我忍无可忍的放弃?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合适?经历了这场惨不忍睹的爱情,她说她相信了真爱的存在,而我却总觉得像白吃一样被人耍了,再也无法相信女人这种东西有“信”可言,但我仍会说“对不起”,因为我不希望女人去承担任何责任。以前她让我不要把这一小节写出来,我不理解为什么。现在我突然发现,我也很不希望这一小节存在了,所以把它删掉,我不想听到、见到她以及和她有关的任何人和事。痛恨是不可避免的,不过我真的不想花费精力去想这些了,忘记吧,让往事在虚无中消失。其实,那样缺少冲动的爱情太苍老,让人感觉到一丝黄昏时分的凉和悲。与其努力坚持这样鸡肋式的爱情,还不如一个人生活,惬意、自在。

如果想躲起来,并不一定要到深山老林里的,把自己扔在茫茫人海中,同样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这一年,在深圳就是休养生息,除了上班,几乎隔绝了和他人的联系,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。有两件事,记的很清楚。翱飞在毕业后又一次考清华,被录取了。我由衷的替他高兴,在他身上,充分验证了一句话:功夫不负有心人!另外一件,在杭州,我亲眼见证的一份爱情,赵智义和王红也分手了。理由很简单:觉得没意思,要分开。他们是我看到的,觉得最为完美的爱情,应该受到大家祝福的。从来都没想过他们会分开,而最后也是如此的残酷。赵智义有几天的时间极其痛苦,我要专门上网来开导他。其实这个结果让我也挺难受的,如果说本来还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希望的话,现在是连希望的影子都看不到了。万分感慨,只想对着天空喊:为什么?

在深圳这一年其实还是蛮惬意的,工作不忙也不闲,工资不高也不低。干的活是令人挺郁闷的,一点点的忍受,我还是坚持了下来。以前每个周末,我都会到公园看书或是爬山,现在天有点凉了,要不就是整理自己的网站,要不就是买卖些域名,逐渐走入“米农”行列,或是拿着相机到外边去采集风景。从毕业前开始到来深圳的那段时间,大家都说我话特别多,跟以前不一样。现在我发觉自己话明显少了,每次说一两句就不想再动嘴,宁愿听别人说话,莫非是恢复正常了?“十一”的时候,微微来深圳玩。每次见到她,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,而这次更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喜欢和冲动。我不想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,但也真的累了,不愿刻意的强制自己去追求什么,只希望随心,只要喜欢就好。一切的一切都交给“缘”吧,我虽不是上帝的宠儿,但他老人家总会在关键时刻帮我一把。

《寂静天堂》的修改是没有计划的,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只是有时间想起来了,就修改一点。修改完后,突然又有很多的感触,发现以前的有些看法也改变了。哭过,笑过,爱过,恨过,还有什么不能面对呢?跺一跺脚,背起行囊,准备出发。抬一抬头,你仍能发现远方的太阳,对着你微笑。

至此,《寂静天堂》终于可以结束了。但是梦想、追求、生活永远都不会停止,《寂静天堂》带给我的习惯也永远不会停止,就像我跟浩天开玩笑说的:“作为一个文人,要活一生,写一生,恩……”

2007年11月02日于深圳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