灾情瞬间

发表于

从小到大,遇到的灾情不多,记忆中有那么几个瞬间,印象很深。

1998年,也许是98年吧,在宜阳,那时我还算小孩,父亲还在世也健康,洪水过后,他带我去了大桥上,记得父亲说过一句话“这水再大一点,就决堤了,县城就完了”。我看着汹涌的河水,还挺害怕的。

2003年,哈尔滨,非典。哈工大封校了,我应该是大一。封校这个事情对我影响不大,因为我平时也不怎么出校门,主要忙活的就是社团和自习了,如果我不听同学们说可能都不知道封校了。记不清楚当时停课了没,反正社团活动应该是受影响了,如果没记错的话,通宵自习应该是过瘾了,那时候年轻,总想做很多事情,总喜欢过些日子就通宵恶补落下的课程。印象很深的是这件事:室友打传奇游戏,弄到了个据说很牛逼的装备,好像值几千块吧,然后在网上找到了个买家,那时候基本没什么网络交易,买家来学校围墙边,通过铁栅栏把现金给了室友。作为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自己,感觉这事挺神奇的,这都行~

2020年,桐庐,武汉新冠肺炎,顿时闹得全国都紧张起来,外边路上空无一人,我和母亲躲在屋里,已经从大年三十开始三天多没出门了。外边哗啦啦的下雨几乎未停过,屋内主要靠空调电视过活,食物倒是不用担心,年前本来也是通过网购囤了大量的米面肉菜。现在需要什么应该也可以超市网购。时隔一二十年,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也开始步入中年,而母亲老了,成了老小孩,家里消毒、饮食、吃药、室内锻炼、增加营养、保暖等预防,母亲全都听我说的照做。

回想这些瞬间,忍不住感慨。作为一只独立行走的猪,无感恩无亏欠于任何企业组织,只是单打独斗于世间,靠运气吃饭,靠天命活着。这些年,物非人非,自己也变了很多。

以前很努力,很有目的性,要出人头地,现在不拼了,不求大富大贵,求也没用,只想细水长流,平平淡淡。

以前对生活有很多不满,发誓要改变,觉得生活的可怜,现在心态平和了,知足常乐,生活质量也确实提高了。

以前忙、累,现在相对自由多了,起码对于基本的想做的事能做,基本的不想做的事可以不做,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,也是一种生活。

以前戾气很重,抱怨社会,现在相信政府,越来越觉得身边的政府务实、高效、给力,即使有什么不满,也能够理解了。

早先在宜阳,印象中是没什么安全感的。后来在哈尔滨,由于基本上不出校门,所以只能说我是喜欢哈工大的,所以不管是非典时期还是全市自来水停水一周,我都不担心,我相信学校能给我们做主。如今在杭州在桐庐,能想到的也是心里踏实,在这里社会和人群是有规则的,只要你遵纪守法踏踏实实,不论你有钱没钱,我相信政府都不会弃你于不顾。

仅此而已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