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代的命数

在开始动笔之前,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悲哀,我不知道是该继续挣扎,还是该屈服于这个时代。

其实,时代与我,几乎是毫无可取之处的。我真正需要的是干净的空气和水,纯净的情感和健康的身体,以及快乐的生活。而这些,在这个时代,似乎是一种奢侈。与这个时代相符的一些名词,金钱,权利,名气等,恰恰是我毫无兴趣的。在这个年纪,说这种话,未免显得过于幼稚,但这就是最真实的想法。

就算是顺应时代潮流,往上爬,尽管可以得到自己几乎厌恶的金钱,过上足以让很多人羡慕,而自己却极其反感的自由生活,但是,到头来,却发现,这些都毫无意义。我们也许能改变自己,但却最终改变不了身份。

跟朋友谈起这个话题的时候,顿时觉得好凄惨。也许这是很多人意识不到的,换个方式,可以这么说:我们折腾了几十年,终于把自己从农村弄到了城市,心想可以痛快淋漓的过上城市生活了,我们经过多少年的蜕变,破茧成蛾,身上的习惯已经基本改变了,以为从此就是城市人了。可惜,这一切想的太简单。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,或许还可以。如果家乡的父母来跟你一起生活,如果你的另一半也是跟你一样的出身,但是没有经历你这样的蜕变,你会发现任凭你再努力,也只是一个伪城市人,你改变不了你的根。人不能太自私,我们不能残忍的改变父母的习惯,其实也不可能改变,所以我们能做的,只能是残忍的削弱自己高大上的想法,容忍农村和城市生活的并存,这种容忍是以降低自己对生活的要求为代价的。这种感受是其他人没办法体会到的,农村的父母不知道,城市里的朋友不知道,只有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的跨度的人才知道。我的父母经历了农村到小城镇的变迁,而我经历了从小城镇到大城市的变迁,每一代,都要经历心理的裂变,而我的裂变,对于他们来说,又是未知的。心里好痛。

跟朋友说了一句话,是地道的,也是无奈的:等轮到我们的孩子就好了,他们就是真正的城市人了,我们几乎不会给他们造成任何的文化差异。我们只是过渡的一代,是半成品,仅此而已。

谈起婚姻和养老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两个话题放在一起,也许是拜这个社会的现实所赐。有时候,我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要生我出来。在努力得到想要的东西后,我发现一切都是浮云。想要得到爱情,似乎爱情垂手可得,但发现爱情不等于婚姻。想要得到婚姻,似乎婚姻可以简单的就像是交易,但发现没有情感的婚姻,几乎是让人作呕的行为。结果是两者都求之而不得。由于父母与自己年龄的差距,他们老了,老的需要有人照顾了。有时候会想,娶媳妇是为自己还是为父母呢?有爱情的,基本照顾不了老人,能照顾老人的,基本没了爱情,至于婚姻,夹在两者之间,不死也差不多了。有一点始终不明白,别人跟我结婚,为什么非要养我父母呢?这个畸形的时代啊,让我拿什么来爱你?等到我们老了的时候,基本不会靠子女来养了吧?我们只是承上启下的一代。唯一值得骄傲的是,我们生存不靠父母,死亡不靠子女。解放了子女这一代,以后他们的子女也是这样,从而形成良性循环。只是,我们这一代,需要勇敢的坚持下来。

说起社会来,美国是大家羡慕的地方,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都要比中国好。但是100多年前,美国也是如此,污染,破坏,混乱,贪污,腐败,如今发展起来了,才好了。我相信,中国也会变好,只是我们可能等不到了。为什么要看到这些?看不到以前的干净,看不到以后的好,或许就不会知道现在的差。社会也在经历裂变。从贫穷的平等公正到富裕的平等公正,必须要经历环境破坏,道德沦丧,制度混乱,资源分配不均,贫富差距扩大,食品安全无法保障等十分糟糕的阶段。而我们正在经历这个阶段,我们所经历的时代是混乱的,在我们有生之年,还能等到新时代的出现吗?我不知道。也许,好的一点,乱世出英雄,勇于打拼者可能会崭露头角,但是有些东西,在这个时代永远是不可能的了,干净的空气和水~

好像充满了悲观的基调。人们总是会欺骗自己生活要乐观,既来之则安之,这也许只是权贵稳定人们的一种精神倡导。而我知道的是,我并不贪婪,但想得到自己想要的,如果我不能改变这一切,起码能逃避这一切。我不希望在疼痛的同时还要摆个笑脸给别人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