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高地厚

路人,建筑工人,从石家庄第一次来杭州做工

在公交车上,路人坐在了我旁边,过了一会,他问我:西湖是在哪边?

我:在我们走的反方向,很近的

路人:西湖的水是干净的还是脏的?

我:以前还挺干净,现在不行了,也污染了

路人:也是一滩死水啊

路人看着外边的街道,自言自语道:白蛇传里边杭州那么好,这跟电视里的不一样,跟石家庄差不多,以后再也不来了。

我笑了笑,没有应答。

路人:杭州的房子能卖到多少?

我:要看位置的,现在均价不到两万了吧

路人:一平方米要两万啊?有没有四五千的?

我:很远的地方可能有吧,哦,应该也没有

路人:南方也这么冷,一点都不好

……

路人:盖这么多房子,以后国家还要想办法拆掉,都是垃圾,往哪里弄啊

我:这些房子要拆掉的话,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吧

路人:中国的房子用不到70年,国外的房子能用120年,国内的连70年都用不到

我不禁想到了文革时期大炼钢铁的历史,并且还有点佩服他的远见了。

路人:都说苏杭是天堂,很有钱,这跟北京差远了,北京看起来还不错。

我:杭州的城市建设也很一般,你说的天堂都是富人区,老百姓生活的地方其实在哪里都差不多的。

路人:是啊,穷人在哪里都一样的,如今的活不好找,北方找不到事情做,习近平上台后,这两年都不盖房子了。

我:现在什么都不好做了

路人:啥都不好做,电脑,手机都不好卖了,这些汽车也不好卖,都要降价,还能再降两三万

……

路人:在杭州吃一顿饭要多少钱啊?就是最普通的家常便饭

我想了想,说:10块钱应该差不多了吧,一般你们老板都会管吃管住的啊

路人:不管吃,他给我一天补30,也差不多

我:杭州吃饭还是挺便宜的

路人:你说这些年吧,说是给老百姓涨工资了,不过房子也涨了,吃饭也涨了,到最后还是啥也没剩下,还不如以前了,经济好了都是对富人好,穷人越来越穷

我暗想,这不就是通货膨胀嘛,政府的这些小伎俩,连最普通的老百姓也瞒不住了,危险,就是一层窗户纸而已。

路人:你做啥的?

我发愁,每当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时,我总弄不清楚要怎么回答,还是硬着头皮:我做计算机的

路人:那你在这里能挣多少钱啊?六七千?

我又发愁,这个问题也是我一直弄不清楚怎么回答的问题之一,还是硬着头皮:哪有,四五千吧

路人:你做这个的,在石家庄也有这么高,那你还留在这里干啥呢?你就是工作一辈子,也买不起房子吧?

我:嗯,买不起,房子本身就不是给普通老百姓买的,其实大部分人工作几年,最后还是没办法,要回家的

其实我心里想,也许只有这样回答,他才能更好的理解。如果我告诉他我最近都没什么工资,但还是就这么耗着,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碰到了一个SB呢。如果我告诉他是个人爱好,是梦想二字,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碰到的是一个十足的二逼呢?

路人:你做这个的,回家你能做啥啊?

我:……,不行就换点其他的事情做做吧

路人:你多大了?

我:我啊,都超过30了

路人:结婚了没?

我:还没

路人:哎呀,30了还没结婚,这可咋整啊

我又无奈的笑了笑,是啊,咋整。。。

路人:我就是年前来干一个月,以后再也不来了

我:那你回去的火车票买了没?今年是提前两个月买票,很难抢的。

路人:没事,年前回去时,提前两三天买,应该人不多,应该好买的。

我:哦,我到站了,要下车了,再见啊

路人:好,再见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