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掉一个主力

经过半年的犹豫,决定做掉一个主力了,主要原因是不认真,消极,拖拖拉拉,承压能力差。

半年来一直在跟他沟通,希望他能珍惜,批评,教训,惩罚都用了,但是基本没什么效果,并且他总是没有任何反驳,也看不到真心改正的意思。

这个人是第一个跟我做事的人,按情义上讲这样是不道德的,感觉属于卸磨杀驴的行为,但是从工作上讲,陈旧的恶势力不消除,严重影响了整体的发展。

其实考虑他近一年来的工作,确实没有什么创新,做的事情还是我当初教给他的,以前是什么样子,现在还是什么样子,无非就是现在业务多了,量大了。没有任何的主动性,一直以来都是在被牵着鼻子走,我牵的也挺累,他走的也挺累。并且所做的工作漏洞很多,处处是陷阱,经常会发现以前的错误,虽然这个问题在我强烈的不满下有所改进,但是后边有多少需要擦屁股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。

其实失望是很早就有了,我也直接跟他说过,对他的定位经历了“合伙人-将-兵”的变化,但是考虑到他一开始就义无反顾的跟我做事,另外也确实卖力了,所以不愿意从收入上惩罚太多,态度上按员工对待,工资上按合伙人来分成,还是希望他能改进一步步往上走,对得起我给他发的工资,这是我最高兴的了。我也希望他能在做事的时候能赚的更多,因为手下人赚的越多,对我来说越有成就感。

从最初的每个月2000多,到现在的1.8W。一直不愿意下决心做掉他,只是希望他能够有自知之明,改掉上边的毛病,但是导火线终于出来了。这个月我实在看不下去他继续的这么混日子了,所以扣工资的惩罚也没有再吝啬,直接扣掉了30%。大概有5000块左右,这下他爆发了,原来所有的批评都是不起作用的,他只看重拿到的工资。他没有去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有问题,而是首先想到了扣30%太多了,不合理。这点上,完全让我放弃了对他的挽救,我需要的一个能撑得起部门的人,他真的做不到了。

其实扣钱的原因很充分,全部的工资是分给部门的,而他是带这个部门的,部门工作量太大,他自己问题也很多,已经完全撑不住了,但是不想办法解决,也不及时反馈,导致出的问题越来越多,严重影响了整体的进度。整个部门的工作完成80%,但是他是部门负责人,从工作量上没有完成100%,就是失职。我发给他的要从80%里边还要惩罚,那就是70%,下一次部门负责人出问题,我还会这么扣。但是他理解成了公司效益越来越好,按原定规则给他发的钱太多,我心里不平衡。没把自己放到部门负责人的位置,只是在做个人的事,而要拿部门的收入。我给他两个选择,1、接受惩罚,作为警告,继续改进,还有机会;2、不接受惩罚,认为自己没问题,当然这样的话我肯定是放弃他了。他选择了2。而我,彻底的失望了,我很乐意的接受了他的选择,因为他不给自己机会了,我也无需犹豫,给他的评价是不堪重用。

另外,从薪资制度上,确实是按照合伙人的标准发给他的,但是他还是不满意这个制度。做一个行业,市场容量是有限的,比如这个市场的饱和度是1000亿,你有能力你就去吃,能吃掉多少是多少,全部吃掉还不够的话,你就去吃其他行业,但是你能力不够吃不完的话,能拿到的就是这1000亿的一个百分比。对于创业阶段的部门分成,我也是这样划分的。你这个部门就是这个比例,你有能力全部吃掉,你就拿到完整的这个比例,如果你还有能力,你就去吃其他部门的事情,一块事情一块钱,能吃的越多,能拿的也越多,我越高兴。但是你自己部门的事情都吃不完,你拿到的也只能是这个部门的一个百分比,没有能力全部拿下,分到的只是一部分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他一直都在抱怨我这种只有惩罚没有奖励的薪资制度。对于不同的人,我的标准不一样。如果按照普通员工的标准,给他定2000块的工资,再加上奖励的话,傻子都知道这个只是在打工,亏死了。做一个企业肯定要赚钱,并且也要从员工身上赚钱,但是我不想从最核心的人员身上赚钱,如果从开始的核心人员我就压榨的话,还会有谁愿意跟我做事呢。我用普通员工“兵”的态度来对待他,用部门负责人“将”的期望来要求他,用合伙人的标准来给他发工资。但是他却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了一名被动的打工者,不求上进,挺可悲,实际上他赚了多少他都不知道,还不满意。人心不足蛇吞象啊。

另外,从团队合作和人员关系上,他考虑事情的角度,不是首先想到自己的问题,不是首先想到我的问题,而是首先想到了其他队友可能出现的问题。每个人的思考角度不一样,这倒是无可厚非。但是从我自己来讲,自律的人我喜欢,勇于直言上谏的人我喜欢,但是起内讧的人我不喜欢,因为未雨绸缪是好,但是这个团队还没到某一个人不出问题我就要先怀疑他的程度,我需要的是一个极有凝聚力的核心团队。

另外,从权利的平衡上,他一直以来的态度就是对自己问题满不在乎,反正批评又不损失什么,并且发展到现在,不愿意接受惩罚,似乎是觉得自己相当牛逼,离开他事情就没办法做了,已经不受控制了。从这一点上,不做掉是不可能的了。实际上,也没什么牛逼的,就算是他直接走人,我也可以自己顶着先做下去,只是比较累而已,另外我现在也不想因为赚钱把自己搞的这么累。只是我对他培养了一年多,就这么浪费掉了,太可惜,我还得重新培养一个新人。

但是作为朋友来讲,直接做掉不好,我还是希望他能经营好自己的路。所以我会做掉他这个职位,让其他人来代替,让他做一些简单的工作,拿相应的固定工资,而不是跟公司命运绑在一起,去追求高收入了。毕竟这些工作占不了他多少时间和精力,我只希望他能把分内的事情做的干净漂亮。而这些工资估计满足不了他自身的需求,所以还是会提前通知他,让他自己安排做兼职还是什么,自己想办法来增加收入吧。

突然想起来在大学的时候,教务处干涉我的学生工作,强行把我的一个得力干将给干掉了,让我觉得损失很大,非常恼火。而现在,轮到我自己来砍自己胳膊了。

在现在这个事情上,我对他培养了一年多,教训了半年多,也庇护了半年多,他终于没能改进,而我也终于没能坚持下来继续培养。其实我也是在一直选人和考查人,因为选对了人,就算是这个事情不做了,以后如果做其他事情,我还是要请这个人帮忙的,但是如今他,我不是彻底丢掉,而是不得不放弃重用。我不知道是自己的错,还是他的错,但是就算都没错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只是觉得不知道珍惜太可惜了,只是觉得自作孽不可活,只是觉得做事情缺少志同道合的人真的好难,只是觉得左膀右臂少了任何一只都很痛。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