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里出事了,应该也算大事。父亲的坟墓所在的田地被人买去开采矿石了,结果挖的坑只剩下两米就到墓地了。掘人祖坟,天理难容。偷采矿石,法理难容。最后这件事被大姐报案后平息了。今天是八月十一了,八月初九是父亲的祭日。

感慨,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不在家真的顶不上什么用。叔叔们作为父亲的兄弟,只是起到一个通风报信的作用给我母亲打了个电话告知情况,显然太不近人情。村里的乡亲,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任人开采自己的土地,而不管乡亲的墓地,这样的乡亲有什么用?

可悲,那里的世界已经不属于我了,努力吧,打造自己的世界。

打赏